春城人才返回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公告: . 关于征集市委组织部班子和班子成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意见建议的公告 中共昆明市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 办公室2019年拟遴选公务员人选公示 共青团昆明市委2019年拟遴选公务员人选公示 昆明市医疗保障局所属参公事业单位昆明市医疗保险管理局2019年拟遴选公务员人选公示 中共昆明市委组织部机关2019年拟遴选公务员人选公示
主题教育活动
[冷战后的世界共产党]
发布时间:2006-09-27 10:42来源:

 

活跃在亚洲、非洲和美洲的共产党

第六章      在坎坷中前进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

关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的情况,我们在前面叙述西欧的共产党时已经涉及到一些,这里将不再重复。而在亚洲、非洲和美洲地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主要是指日本共产党、美国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它们同西欧的共产党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走过了曲折的发展道路。由于身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以长期以来历尽坎坷曲折。苏联东欧剧变的冲击波不可避免地也对它们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然而在冷战结束之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共产党也出现了一些可喜变化,使人们看到,即使在反共势力最强大的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共产党也并没有崩溃,它们在坎坷和曲折中斗争、发展、前进。

第一节  坚持既定路线的日本共产党

日本共产党诞生于19227月,是亚洲最早建立的共产党之一,也是具有一定影响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从1922年建党开始到1945年,日共因从事推翻专制主义天皇制度、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反对侵略战争、争取人民民主的斗争而遭到日本政府的残酷镇压,几乎处于毁灭性状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共得以重建并得到发展,19494月日共参加战后日本进行的第一次大选,获得38%的选票和4个席位,自此开始,日共在议会中有了自己的议席。1949年末,日共党员已从194512月的千余人发展到10余万,议席增加到35席,成为日本社会中具有一定影响的政治力量。但到了50年代初,由于日本政府对日共进行“整肃”以及日共内部的原因和外国党的干涉,日共发生了分裂,党的威信和力量受到重大损失。直到1958年日共七大召开,日共才总结了1950年以来的经验教训,摆脱了外国党的干涉,确立了独立自主的立场,提出了日本革命的和平民主道路。此后,日共稳步发展,到1989年东欧剧变前,日共拥有党员近50万,众参两院议员共41名,各级地方议员超过4000名,在日本政坛上是一支有着重要影响的政治力量。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7080年代,日共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革命道路进行了一系列新的探索,对自己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进行了调整,形成了与欧洲共产主义思想相似的日共路线,其主要内容是:

第一,在关于革命道路的问题上确立多党议会式的日本革命道路,反对有组织的暴力,主张通过和平民主的方式走向社会主义。1970年的日共十一大明确宣布,无论是在民主革命还是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日共都将维护和发展议会制民主,由选举决定政权的更迭。1976年的日共第十三次临时代表大会,在党的纲领和章程中改变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列主义的提法,将“无产阶级专政”改为“工人阶级政权”,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改为“科学社会主义”,并通过了《自由宣言》。

第二,在关于社会主义的理论上,日共不赞成“资本主义全面危机”的理论,1987年的日共十七大,从党章中修改了关于资本主义正处于“政治、经济的全面而深刻的历史性危机”、“处于极端衰落和腐朽之中”的提法,认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但“决不是一个危机一直加深下去的单纯过程”,资本主义不是即将崩溃。因此需要充分认识资本主义国家革命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此外,日共还针对苏共对苏联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的过高估计,提出了社会主义正处于“成长期过程”的理论。认为苏联并非处于“发达社会主义”阶段。 

总之,从70年代开始,日共就一直坚持上述的对日本进行彻底的民主变革的战略路线,坚持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冷战结束之后,日共仍然坚持自己的既定路线不变。

进入90年代后,东欧的剧变使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逆流在日本也来势汹涌。日本是一个后发达起来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共产党有着特别深的偏见和仇恨,在二战前就把共产党视为洪水猛兽,战后也不断掀起反共攻势。东欧事态把日本的反共攻势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社会主义失败”论、“共产党没有存在的价值”论、“资本主义万岁”论等等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宣传,一方面极大地损坏了日本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形象,使日共失去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导致日共在1990年的大选中失利;另一方面又涣散了日共党内的团结和意志,使不少党虽对党存在的历史价值失去信心。鉴于这种情况,日共于19907月召开了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批判“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破产”论。

大会首先分析了东欧剧变的原因,认为东欧发生的事态是被歪曲了的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及其追随者的政策的失败,是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式的政治经济体制的破产,是用霸权主义方式把这种体制强加给东欧的破产,也是接受这种强加而脱离了人民的那些执政党的破产,并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失败,更不是资本主义的胜利。东欧事态非但不能证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破产”,而恰恰相反,证明了那些违背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东西的破产。大会强调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是作为人类取得的哲学、经济学和社会发展的理论等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之集大成而诞生,并在其后一个半世纪里不断吸收人类知识的成果而发展起来的科学世界观。这一学说在分析当今世界和日本、展望社会发展方面,正发挥着无法推翻的新鲜的和科学的生命力,它是从本质上理解当代世界的不可缺少的科学指南。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不惧怕攻击,它作为引导人类走进步大道的理论,具有永不衰退的生命力。大会还批判了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指出“新思维”具有背叛历史唯物论和向帝国主义妥协的双重局限性,大大背叛了改革的初衷。大会强调日共存在的意义,强调日共坚决不改党名,坚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大会认为,日本共产党这个名字是由日共68年英勇斗争及其业绩贯穿起来的一个光荣的名字,是一个为世界和日本的历史发展作出贡献的科学社会主义政党值得骄傲的标志,因此,日本共产党不改变自己的党名。而民主集中制原则是现代政党对国民负责必须实行的原则,是贯彻党的路线,维护党的统一和团结,保持党的战斗力的组织保证。因此,大会否定了党内一些人要求党改名和放弃民主集中制的主张。

这次代表大会称,日共是30年来“唯一”坚持反对苏联大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党,从这种意义上说,“在真理面前是唯一的胜利者”,其“社会主义观和纲领路线是正确的,面对东欧事态,也没有丝毫必要修正其基本内容”。因此,日共坚持自己的既定路线。日共认为,作为一种社会体制,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还尚未实现,日本社会进步的前景不是以这个或那个社会主义国家为模式,而是要争取全面继承和发展自由和民主的、日本式的社会主义。大会确认了当前衡量社会主义的四项基本准则:第一,不仅要实行生产资料社会化,而且要尊重个人的积极性,进行灵活的有效率的经济运营;第二,发扬比资本主义民主更民主的社会主义民主;第三,切实尊重他民族的民族自决权;第四,积极追求世界和平,把废除核武器作为紧急任务。

十九大后,日共顶住了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逆流,基本上保持了自己的力量和阵地,也坚持了自己的既定路线。19915月,日共召开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把反击反共逆流作为战略任务,加强党的思想建设,以增强对抗反共攻击的能力。为此,日共中央号召在全党掀起一个学习教育运动,学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党的历史和党的路线方针,使每个党员都成为能宣传党、联系群众、反击反共逆流,对党的存在价值和历史性事业充满信心的战土。

19918月至12月,苏共和苏联相继解体。日共对此表示欢迎,认为这标志着苏共和苏联的的大党主义、霸权主义的结束,“世界从此少了一个祸害”。日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宫本显治说:“我们所反对的大国沙文主义和霸权主义土崩瓦解了,对此我们举双手赞成”。对于苏共和苏联解体的原因,日共认为,首先是由于斯大林、勃列日涅夫式的官僚主义体制,造成了尖锐的民族矛盾和经济矛盾,酿成了深刻的政治经济危机,从而导致了苏共和苏联的解体;其次,苏共和苏联的解体是戈尔巴乔夫政权失职造成的。戈尔巴乔夫政权一方面倡导改变以前的错误,但又不能站在科学社会主义的立场上阐明问题,始终是采取实用主义的办法,因此使苏联社会的改革始终没有取得成功。特别是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路线,美化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并以此作为理论依据,到日本、美国和欧洲等资本主义国家去寻求解决经济危机的模式,最终导致自我否定和自我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