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人才返回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公告: . 中共昆明市委组织部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滇池管理局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政务服务管理局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2019年市级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面试成绩(2019年9月11日) 昆明市2019年市级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面试成绩(2019年9月10日)
组工动态
[山茶苑]天堂的使者
发布时间:2007-04-30 11:15来源:
□王汝弼
    海鸥飞临高原昆明,始自1985年,迄今已有二十三个年头。年年冬季带着候鸟的使命,从西伯利西不辞辛苦,不畏艰险,飞越万水千山,如约而来,恋恋而归。
    它们似有部落,有首领,有领队。大都按部落,按团队分布在昆明翠湖和穿流昆明闹区的盘龙江两岸,以及海埂、海口、大观公园,乃至五百里滇池随处可见。
    小小的身躯,红红的嘴,白白的腹,尖尖的两翅略呈灰白,可又雌雄有别,雄鸥灰白的翅间还透出紫色;脖颈均较短,两眼炯炯有神。煞是好看!许多一辈子生活在高原上的老人,都不曾零距离见过如此好看的“精灵”。确乎是不请自来的稀客。
    年年冬天,它们漫天飘飞,时聚时散,时起时落,像天女散花,像迎春的飞雪,又像浮在水中的万朵白莲。更加点染出昆明冬天里的春色。可谓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我一向认为它们是冲着这里的自然气候来的。这里空气清鲜,繁花似锦,气候宜人。冬天的平均气温几乎年年都在摄氏 10度以上。是它们南飞过冬的最佳选择。然而近年我却又觉得并非全然如此。据翠湖公园经过考据,立于园中央的碑文所载,早在千余年前,南诏诗人就有“海鸥聚处窗前见”以及“六尺小船呼不应,水禽沙鸥向人啼”的描绘。于是便使我有一个久久解不开的疑问:一千余年前就有海鸥翔聚在此,为何千余年后的今天才回归呢?
    一天我走进大观公园赏鸥,我悠然回头又见到大观楼长联,不禁又使我久久伫足观赏。当我看到下联所云:“……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之时,我似有所悟,觉得这不就是当年古滇国、南诏国、大理国与中央大一统的政权,在滇池地区激烈争斗的具象描绘吗?可见那时社会不安定,世道并不好。进而便使我联想到此后的历史沧桑,物换星移,朝代更替及其所带来的种种动乱和不安。于是我顿觉南诏千余年之后海鸥才回归到此,并不是完全取决于这里良好的自然条件。昔日漫长的农业文明时代,其自然条件并不亚于今日。二三百年前撰写的大观楼长联不也赞美当年“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吗?怎不见海鸥回归呢?总该还有个世道好坏的因素吧!
    诚然,我知道这里的自然条件优良,是海鸥南飞过冬的本能选择,可我却不知道它们对世道的好坏是否也有其选择的本能。
    但近二十多年来,昆明地区的社会安定、二十六个民族和睦相处、亲如家人、人民生活有极大的改善、社会道德风尚空前良好却是不争的事实。
    走进公园以及这里那里的海鸥聚集区,便使人感到爱鸥护鸥已成为全民的行动,社会的公德。人们把海鸥视为心肝宝贝,亲昵地称呼其是“小精灵”,“和平的使者”,“吉祥的使者”乃至“天堂的使者”。走进公园人们就会提示你,“小精灵”胆小,切莫让其受到惊吓!即便早晨走进公园练声吊嗓子的歌唱家和艺术家,也是小心翼翼,不敢随心所欲,大吼大叫;凡游人都不约而同购买专用的健康饲料,精心抛喂海鸥。如果有人对海鸥有所怠慢就会遭到人们的唾骂和鄙视。涌现出无数爱鸥护鸥的好人好事。有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恒存仁爱之心,用自己微薄退休金的大部,购买饲料喂养海鸥,几年如一日,乐此不疲。如今这老人虽已谢世,人们却把其与海鸥亲密相处的慈祥形象铸造为铜像,立于翠湖公园的中心地带,树为爱鸥护鸥的永恒榜样。
    近年我多次观察,觉得海鸥同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胆子电越来越大了。再不像初来时,提心吊胆,惊魂不定。
    每天清晨,大观楼和翠湖景点,众多的海鸥都列队专注地站立在公园的屋脊上或围栏上,像是在等待其伙伴,更像等待游人。每当游人如织,它们便飞临而下,一旦食饱力足,便又在游人面前,起舞弄清影,时而直飞云天,时而俯冲捕食,竞夸轻盈,比试健美;时而又紧随湖中游人的画船,卟愣起落,缓缓前行,自得其乐;滇池岸边清晨还可见到它们伴着朝霞伴着渔船出海,晚归之时又见它们在渔船的上空,缓缓回程,颇似“渔舟唱晚”;明月皎洁之夜,还可见到它们伴着彩云直飞云天,像是想登月,更像彩云追月,做出各种精美的艺术造型。其与人的亲密程度可谓空前。我想宋朝女词人李清照生活在当今的昆明“兴尽晚回舟”之时,也绝不会,惊起一群鸥鹭。
    更为可喜的是,鸥潮带动人潮和歌潮;初春白花盛开、海鸥未归之时,则又是鸥潮、人潮、歌潮和花潮相得益彰,共同营造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我耳闻目睹翠湖上鸥声四起,“叽叽咯咯”“咯咯叽叽”,尽情歌唱,似有重唱、有轮唱、也有齐唱和独唱,可谓“百转千声随意移”,欢乐无尽。有位身披袈裟的僧人身临其境,不禁由衷地连连称赞:善哉!善哉!……
    我也耳闻目睹,人们在赏鸥之余,男女老少在翠湖园中自发地围成重重的圆圈。琴声一起,人们便相互带动,依歌而和之。甚至有人竟情不自禁地踏歌起舞。
    顿时形成人鸥相戏、竞相歌舞的升平气氛。
    我还见过与翠湖相距一箭之地的圆通公园,当其樱花海棠初春绽开之时,仍有一群群海鸥盘旋上空,似在赏花,又似在依依惜别!
    面对此情此景,我想人们把海鸥称其为“和平的使者”、“吉祥的使者”、“天堂的使者”并不为过。也许人们找不出更恰当的语言,来表达其欣喜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