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人才返回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公告: . 中共昆明市委组织部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滇池管理局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政务服务管理局2019年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综合成绩 昆明市2019年市级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面试成绩(2019年9月11日) 昆明市2019年市级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参公管理人员)面试成绩(2019年9月10日)
组工动态
【党史钩沉】解放昆明,“学生军”立了大功
发布时间:2010-02-11 09:30来源:

解放昆明,“学生军”立了大功
□白三伟          张友平
      西南联大北迁后,不仅在昆明留下了一个师范系,更重要的是在知识群体中留下了一种追求民主、自由和新事物的精神。解放战争时期,昆明的各种进步学生组织已公开化和规模化。如今的丽江纳西古乐会会长宣科,当年就是进步学生中的一员。他们将“要民主、要自由”“反封建、求平等”等标语贴在大街小巷,表达对当时统治者的不满。
1949年12月9日,卢汉在昆明宣布起义。随后不久,国民党军队对起义军发动战争。著名的昆明保卫战打响,进步学生冒着危险和起义军共患难,随后多数进步学生加入了解放军的剿匪行动,直至1950年2月24日陈赓宣布云南全境解放。
  一个学生的亲历:团结起来,等待解放军
  偷贴进步标语
       昆明金星小区白庙村,一个铁骨铮铮的老者,摸出当年的参军证,透出光荣神情。他叫耿桓,一个普通的企业退休职工。
      时光退回60年,耿桓还是18岁的青春小伙。一聊开来,他清晰的思维和准确的谈吐,就能把人带回到那个特殊的历史时刻——
     1948年,耿桓还是昆明求实中学(现昆十中)的初三学生,家住桃园街附近。当时,“民主青年同盟”“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等进步组织很多,成员有学校师生,也有工人,还有银行职员。
学生们乐于做的事情,就是避开特务和军警,私下里在群众中宣传“民主自由”和“共产党是进步的、光荣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耿桓虽然没有参加任何学生组织,但他也和其他同学一起,偷偷跑到五华山旁边贴标语,“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消灭封建主义,推翻三座大山”。他称,“都是趁着晚上去贴的标语,要是被特务发现了,是可能掉脑袋的!”
       当时的昆明老百姓,就已经知道“共产党来了要分田分地”,因而特别高兴。
齐心协力保卫昆明
      到了1949年,昆明学生中早已听闻“刘邓大军”的威名,并听到了“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说得到做得到”这样的宣传。这个时候,读完初三的耿桓因家庭的贫困失学了。
     昆明广大的市民对共产党和解放军,颇有好感。耿桓说,当时他的想法,就是“希望解放了过上好日子”。
卢汉起义后不久,国民党军队迅速围攻昆明,试图将卢汉的保安团打垮,阻止解放军解放云南。这场战役被称为“昆明保卫战”,当时的昆明城,四周还有城墙。保卫战期间,城内戒严。城郊每天都有炮声响起,城内的起义军和进步学生们并肩战斗,许多学生和市民冒着危险,为卢汉起义部队做后勤和宣传工作。大家齐心保卫昆明,等待解放军。
     参加解放军去剿匪
      78岁的耿桓挽起裤管,大腿上还有累累伤痕,“这是弹片伤,剿匪留下的纪念,”他乐观地说。
“耿桓……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十五军……公安74团二连。”耿桓保存的证件上,还有这样的记录。这些部队几经整编,人们熟悉的称谓还有“云南边防纵队”。
       昆明保卫战结束后,云南面临的情况是,国民党残余仍然遍布全省。
青春小伙耿桓和当时的很多进步学生一样,光荣参加了解放军。他随所在部队很快坐上窄轨火车,一天之后到达蒙自,之后继续向南开进。当时他所在的解放军云南边防三团,奉命到河口剿匪。
历经炮火的洗炼,耿桓是幸运的,因为他活了下来,虽然被弹片炸伤。
       如今回忆起来,他说“解放战争让老百姓有了田地,能够吃饱穿暖,可以说是人心所向的。”虽然如今他的生活并不富裕,但他像昆明的许多社区老人一样,乐观安享晚年。
一个将军的回忆:保卫昆明,扎草人巡游壮声势
      陈家贵,这个91岁高龄的老将军,解放云南时他是13军37师111团团长。他曾是刘伯承的部下,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云南的战争,后任(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战争使他失去了右眼,至今头部还有7块弹片。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温暖的昆明,虽然近来因病说话沉缓,但一说起解放昆明的过程,仍然清醒。
      卢汉起义
      新中国宣布成立的1949年10月1日,西南方面尤其是云南尚未解放,时任“云南省主席”卢汉掌握着云南大局。国民党企图建立以四川为设防重点、以云南为战略后方的“西南反共基地”。
中共中央和刘伯承、邓小平都先后给卢汉写信,争取能够争取他起义。当时,大半个中国都已解放,国民党大势已去。
卢汉经历了复杂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起义。
      1949年12月9日晚10点,卢汉在昆明五华山(昆明城区最高点,政府办公所在地)光复楼宣布:“云南起义了!”同时,他电告中共中央表示起义,受到热烈祝贺。
一面五星红旗在五华山 瞭望台升起!第二天,就有青年学生和群众在街头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昆明保卫战
      卢汉虽然宣布昆明起义了,但是还将面临国民党军队的反扑。
     几天之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八军和第二十六军等约4万余人,从昆明周围向城区发动进攻,国军给予“攻下昆明,准许自由行动三天”的“奖赏”。昆明保卫战打响。当时,昆明的黄土坡、北教场、南窑、大板桥、巫家坝一带都是双方交战地点。昆明城墙保护下的市民,时时能听到枪炮声的巨响,不少市民冒着炮火支援起义军。他们修筑工事,组织运输物资,散发标语。
      有亲历者还记得,由于城内守兵不多,曾用几十辆汽车扎上草人在城墙周围进行声势浩大巡逻,昭示力量。
卢汉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求援后不久,就收到刘邓大军的陈赓、宋任穷兵团“已向云南全速开进”的消息,起义部队十分振奋,一周之内没有让国民党军队攻入城区。
     12月18日早晨,国民党第26军向昆明城发起猛攻,炮弹落进巫家坝机场。保安团开始退守,后来援军赶到,终退敌人。
      战斗最为激烈的是19日,东南两路国民党军发动全线总攻,昆明的东北城墙和大东门、圆通街、圆通山都遭到炮击。但起义军的防城工事也较坚固,构成严密的交叉火力网,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敌人仍然没有太大突破。
20日,在炮兵强大的火力掩护下,大量的步兵进入五里多和吴井桥,欲占领塘子巷。敌人在昙华寺、大树营方向开展猛烈炮击。
      昆明城告急!当天晚上,卢汉接到刘伯承和邓小平从重庆发来的电报,表示解放军先头援军很快就可驶至昆明。这份电告大大振奋了军心,昆明城内的守军精神焕发,甚至主动出击,对猖狂进攻的敌人进行反击。围攻的敌人也得知解放军将驰援的消息,先后撤退。
      21日凌晨,周围没有了枪炮声,昆明保卫战结束。
        三路大军进云南
      陈家贵回忆说,当时他的上司、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在广西南宁召开师团以上作战会议,对于解放云南采取的战术是:“北路压、南路堵、中路打”。三路大军向云南开进。
北路,由14军军长李成方、15军军长秦基伟率部,经贵州兴义、罗平、昭通等地,向云南昆明压进造成对敌人的威胁,保卫昆明。
      南路,由第四野战军38军副军长刘贤权率领104师、151师,沿国境线,经文山抢占中越边界重镇河口和蔓耗渡口,堵住敌军南逃道路。
     中路,由13军副军长陈康率领37师和38师,经广西百色、云南富宁、砚山,直奔蒙自机场堵住空中外逃的敌人。1950年元旦,大部队从南宁出发,开始向云南进军。
兵贵神速。先锋是110团,为提前赶到蒙自,他们每天以130里至220里的行军速度向蒙自急进。80%以上的官兵脚上都起了水泡。
      1950年1月7日,解放军先锋部队进入富宁、文山地区。这时,当地群众早已修好了路、架起了桥,准备了足够的粮食。部队沿途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享受到茶水站、卫生站的服务,使官兵们沉浸在无尽感激之中……
两个月后,云南全境解放。
                                                                            (本文转载自《扬子晚报》)